• 1
  • 2
主要業務
當前位置:世紀高教 > 主要業務 > 在線教育在線教育

教師變身十億估值在線教育公司CEO,他只用了兩年時間

發布時間:2016-02-01 14:24:00  作者:世紀高教   點擊:0


    總有一些人,顯得有些特立獨行,與眾不同。你很難理解他的思維方式,或者行事風格。

  他們往往是不可忽視的力量——推動行業進步的創新者,在很長一段時間里都被大眾視為異類,不理解、不支持。

  多知網全新欄目「少數派」,就是發掘教育行業中這些特立獨行,并且已經小有成績的「少數派」。只有走近他們,你可能才有機會貼近未來。

\

  張小龍,粉筆網CEO。

  張小龍是我見過的一個十分有趣的人。喜歡指點江山,嬉笑怒罵,真性情,又兼具感性與理性、文人與商人的不同特質。

  他是公務員考試培訓領域頂級名師,曾經有一門課程同時在線人數峰值達到6300人,系統直接宕機,這一指標放眼整個在線教育領域至今無人能破……

  但在他創建的粉筆,卻沒那么推崇名師策略。聶佳、張躍瀚等核心教師,在加入粉筆前,都算不上行業里的名師,一些小有名氣的老師加入粉筆甚至隱姓埋名啟用“假名”,因為到了這里,只靠授課水平和服務能力說話。

  他是一個有意思的管理者,一方面能在剛接任校長的大年二十九鐵腕裁人四分之一,包括兩個副校長;另一方面,又能在粉筆推行“九險一金”——除了常規五險,額外為每個員工上了幾項商業保險;在多數公司絕對保密的薪酬,粉筆也可以公開、透明?!拔覀兪且粋€沒有秘密的公司”,張小龍說。

  去年,他套現了自己在華圖的股份,拿出其中200萬元用于捐助歐陸哲學現象學研究、古典學經典與解釋研究項目(其中100萬元已經捐出,其余100萬元逐年捐出)。他的解釋是“我對金錢并沒有太強的占有欲”。

  沒幾個人知道,他曾是哲學在讀博士,因為創業,放棄了學業。導師對他有知遇之恩,一直想讓愛徒能在學術方面繼續深造。肩負幾十人團隊和幾十萬學生的希望,他只能選擇用這種方式,圓他學術上的夢。

  2015年,粉筆在他的帶領下,上線第二年即營收5600萬元,凈利潤1000萬元,并且這是在沒有一分錢市場投放,沒有一位市場人員的基礎上,用戶全部來自口碑。

  去年底,在資本市場最冷的那段時間,他拒絕了某頂級VC超過一億美元估值的投資意向書,理由是“我們不缺錢”。

  有特點,有沖突,不一樣,這正是「少數派」要找的人。

  一名線下校長的“不甘寂寞”

  2013年以前,張小龍的身份是華圖公務員培訓的名師。2013年初,張小龍開始擔任湖南分校校長。

  上任后首先要做的是整飭團隊。當時華圖湖南分校約60人,他開除了超十分之一的員工,還裁撤了兩名副校長?!拌F腕”管理下,華圖湖南分校僅半年的營收就是上一年的兩倍。

  團隊可以重新治理,但另一個難題卻成了他邁不過的一道坎。

  “當時我特別糾結的是,課程收費非常貴,課時價格很高,我覺得五折還是貴。所以我從東北、西北,到處去調配資源,用最好的老師來授課?!?/p>

  “問題在于,優質教師資源是有限的。作為地方分校,雖然有集團的支持,但優質教師資源調配起來并不容易?!睆埿↓埜惺艿?,“如果繼續這么做下去,非常費勁?!?/p>

  后來他做了一次直播的嘗試?;谥辈スぞ?,他推出了一個申論在線課程,6小時直播課,每人收費99元,結果2000人報名,當天收入近20萬元。

  他第一次體驗到在線教育的魅力。

  基于這次嘗試,他建議華圖全力以赴做直播課?!暗窘o的回復是不能這么做:最好的老師在關鍵時刻去做最便宜的課,那其他課就別做了?!?多知網注:華圖最近兩年已加大華圖網校投入力度)

  他因此萌生了自己創業的想法?!氨容^麻煩的是,我之前是一名老師,做了半年校長,對于互聯網、技術、運營、資本等都不了解?!?/p>

  這時,猿題庫伸出了橄欖枝,“不如來猿題庫大家一起做點事情?”當年9月,張小龍加入了猿題庫,負責公考項目。

  兩種思維的碰撞

  加盟猿題庫后,張小龍與猿題庫經歷了半年時間的磨合期,中間免不了思維的碰撞。

  “整個團隊是從互聯網公司出來的,更在意用戶量、數據分析、精準性,建議用戶足夠多后再進入下一階段;我是來自傳統線下,一來就說目標是賺錢。他們認為,如果開直播課,要把各方面準備工作做足,然后產品打出來一下子就火了……我是亞里士多德主義者,我傾向于先搞一搞,搞得行就猛搞,搞得不行就換一種方式繼續搞?!?/p>

  張小龍坦誠,最開始那半年時間,直播課做的確實有點“亂”?!爸辈フn定價做過1元、9元、29元、99元……甚至面試協議班收過1萬元。定價從1元到1萬元,都嘗試過?!?/p>

  在模式上,也摸索了半年的時間?!暗降资亲鯞2C自己開課,還是做C2C平臺?一方面自己開課,另一方面也嘗試過請外面的老師來講課?!?/p>

  直到2014年5月,團隊終于明確了方向:不做平臺,堅持自己做產品,“行業優質教師資源不多,如果授課對外開放,品質難以保證?!?/p>

  筆試系統班直播課最終將價格定在680元,這一價格是線下的十分之一,是市場上錄播課價格的五分之一。張小龍做了一個估算:按照680元的定價,一門課程招到500名學生能實現盈利。

  2014年7月,公務員培訓筆試系統班第一期上線,限售500人。超出他預期的是,500個名額1小時便搶購一空。

  “雖然錢不多,但是速度很快,也驗證了這種模式繼續走下去的可能性?!?/p>

  在接下來的整個2015年,680元系統班2000人名額幾分鐘之內搶光的場景無數次上演,他將之歸結于“產品的魅力”和“用戶的力量”。

  回顧最初的那段時間,張小龍反思,小步試錯、去測試用戶對價格的接受度是沒問題的,但不能太任性,不能隨意調整價格?!懊麕熓潜容^‘任性’的群體,因為有粉絲,粉絲會捧著你?!币庾R到這一點,也是張小龍從名師轉型產品經理的起始。

  “對于技術,我不惜成本和代價”

  2015年2月25日,張小龍拿到了“北京粉筆藍天科技有限公司”的營業執照,籌備半年的業務分拆終于落定。

  當時有人問張小龍,公司名稱為什么叫“粉筆科技”,而不是叫“粉筆教育”?

  “現在我們做的是課,但我認為,技術的手段是我們公司發展最重要的推動力?!睆埿↓堊龀鲞@樣的判斷。

  分拆后,張小龍用了兩個月的時間,搭建起了一支技術團隊?,F在粉筆技術團隊有8個人,張小龍評價其“團隊整體實力和猿題庫是持平的”。

  張小龍說,這些技術員工的平均年薪近60萬元。這在整個行業都是比較高的水平?!耙允裁村X招到什么人,我只要最好的?!?/p>

  “有很多人看不懂、不理解,認為技術能用不就行了嗎?其實,內容和技術,不是簡單的結合,而是有機的、深度的結合。從效率角度,我對于‘科技是第一生產力’是毫不懷疑的?!?/p>

  技術團隊做的第一個項目是研發直播課系統。過去,粉筆采用的是第三方直播工具,使用過程中難免遇到一些問題:

  其一穩定性問題?!坝幸淮我还潈汕Ф嗳说恼n程,突然掉線了,還要去找第三方溝通,處理起來很麻煩?!?/p>

  其二,針對性服務問題?!拔覀兿雽崿F一個什么功能,幾乎是不可能,因為如果這個功能不具有普遍適用性,對方干嘛要給你開發這個功能呢?”

  其三,數據的沉淀問題?!皵祿吭诘谌?,我們調取個數據也很麻煩?!?/p>

  目前,粉筆直播系統能實現直播延時0.04秒;直播結束后,可以立即觀看回放;優化了上課流程,比如增加了助教、互動、舉手、發言、推送等功能?!扒∏∈沁@些細節,提高了效率和優化了用戶體驗。每次技術的更新,大家都會尖叫?!?/p>

  手機端適配也在不斷的優化?!霸瓉硎謾C端非常山寨,一個窗口跳來跳去。很多功能都實現不了?!?/p>

  技術支撐,也是張小龍所說的粉筆公考直播課的第五次產品迭代:粉筆公考題庫與直播課對接,直播課加入了老師布置作業功能,再根據班級作業完成情況的數據分析,針對性的上課?!艾F在,老師們上課對于數據的依賴非常大?!?/p>

  張小龍說,自公司分拆至今,為技術所做的投入不低于1000萬元,這在粉筆營收中占了不小的比重??梢詫Ρ确酃P2015年的財務數據:營收5600萬元,凈利潤1000萬元?!皩τ诩夹g,我是不惜成本和代價的?!?/p>

  “我希望粉筆未來是兩個公司,一個是技術公司,一是服務公司。有了技術支撐,會做到更有個性化、更有效率的服務?!睆埿↓堈f。

\

  圖為張小龍在粉筆Open Day演講

  從名師到產品經理

  從授課到經商,張小龍身上帶有感性與理性,商人、文人的兩面性。

  “剛開始轉型,有一段特別糾結的時候。覺得自己讀了兩天書,多多少少有點傳統文人的清高、迂腐?!?/p>

  現在他知道,自己首先是一名商人,把營收、盈利做好,把團隊養活好,是自己的基礎責任。

  在團隊管理上,他不是一個“老好人”,“如果我給你了機會,還是不行,一定會干掉你?!?/p>

  他同時又不強調“拼命”的工作方式?!肮ぷ骺隙ㄊ切量嗟?,但我希望大家是靠產品驅動、流程驅動,創意驅動,而不是靠汗水驅動。我不反對拼命,但是我不強調拼命?!?/p>

  有一天周六,他發了這樣一個朋友圈:“周末來到公司,看到辦公室沒有什么人,我就放心了。作為職業經理人兼小老板,我不希望企業的發展是靠長期延長勞動時間、增加勞動強度來支撐。找準方向,抓到重點,優化流程,完善產品,輕松愉快有創造性地工作,是咱努力的目標?!?/p>

  “以前更多是一個名師,偏向任性,有強烈的個人色彩;現在更像一個產品經理,在設計上更加注重陌生人的體驗和看法?!边@是張小龍轉型以來的最大變化。

  另外一個變化是,對企業經營這件事,他變得更加自信了?!耙郧袄峡磩e人的理念,他是這樣做的,她是那樣做的?,F在,我發現我們在做別人沒做的事情。在方向上,我有更理性的考慮?!?/p>

  多知網發現,幾個月前,張小龍把自己的微博名字“張小龍的瘋言瘋語”改成了“粉筆張小龍”。這個小變化,正是一個有著任性、強烈個人色彩的名師,向企業管理者、產品經理轉變的一個注腳。


91对白麻豆国产在线观看_91中文字幕福利在线观看_久草中文在线观看_国产成人无码精品电影